中华民族瑰宝黄氏强心汤(粉) 国家扶持发展 推动健康中国建设

发布时间:2023-03-03   来源:未知   阅读:1616

武汉疫情发生以后,我站在中医的视角,密切关注疫情的一切情况。真正是:闭门家中静隔离,再研伤寒论古今;附子救命堪重用,魂牵梦绕武汉城!患者的解剖报告出来了:娇嫩的肺脏变成硬质,肺水肿及透明膜形成。双侧肺部呈现了弥漫性损伤,伴细胞纤维粘液样渗出物,正是这些灰白色的粘稠液体堵塞了肺泡,堵塞了气道,堵塞了支气管,最后造成人体无法呼吸而憋死。解剖结果没有发现红肿溃烂,也没有发现细菌感染。所以完全是无热可清,无炎可消。根据这一客观现象,我提出了大剂量使用附片温阳化饮的治疗方案,只可惜由于没有临床实践的支撑,终是纸上谈兵。

去年开放后,我也严重的感染上新冠疾病。我没有惊慌,没有彷徨,反而利用上天给我的这个机会,体验了一把患者的真实感受。把我三年来对这个疾病的理论研究转换成了临床实践,最后成功的总结出了治疗这个疾病的特效方剂:“附子救命汤”。病尚未痊愈,我就提起笔来,写出了真实的报告文章“偶染新冠渡劫难,悟出救世神奇方”。在热心媒体朋友的帮助下,元月九日全国1035家媒体同时播出,目的是为了公布我的附子救命汤,更快的让广大群众能知道,救更多同胞的性命!一位旅居法国的华侨陈先生看见了,深为感动。把我的诗谱曲吟唱,名曰“附子颂”。他还把“附子救命汤”发给在北京医院的一位高管刘主任,请他赶快用到临床上去救人性命。第二天,他又发微信给我,刘主任说:“这是火神派的处方,附子150克,谁敢使用?”对呀,学院派的专家教授,他们一代一代传到现在学的《伤寒论》都是阉割了的《伤寒论》,他们一个个的处方都是不用附片的“娘娘方”,怎么能救人性命?

山东潍坊的一位赵女士电话告知:她父亲12月21日感染新冠,发烧39.2℃,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被120送去抢救,因床位紧张又转去养老中心。打了14天点滴,因心脏不好,大夫也不敢再打点滴了,让他自己回家疗养。赵女士说:“我当时没有办法,只好在网上寻找中医信息,希望能有一线生机,万幸在网上查到了老先生的文章,毫不犹豫地照方抓药,没想到一副药下去。我爸当天晚上只咳了两次,也不憋气了,我看到有效,又去抓了三副药,现在吃了四副药,每天早、中、晚都能吃下半碗大米粥、还有一个鸡蛋。感谢老先生大爱分享药方,救了我爸,太感谢了!以前我爸剧烈咳嗽,牵引肚皮痛,胸闷憋气,只能平躺一直吸氧,一咳嗽就呛到。现在不吸氧了,咳也不怎么咳。以前胳膊腿摸上去都是冰凉的,现在也暖和了。更神奇的是20多年的高血压也自然好了。我自己的抑郁症多年,发作时身体就像被绳子捆住了,十年来睡觉腿不能伸,重度时浑身疼,跟着我爸喝了您的药方,精神好了许多,能照顾我爸了,有时间一定去四川看您,感谢您!”

一个一天医学院都没有进过的妇女,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仅仅凭着对中医中药的信念,就大胆使用附片救了他父亲的性命,创造了人间奇迹。养老中心的负责人也来电咨询,求助预防新冠的良方,我也告诉他“附子救命汤”熬成大锅汤就可以了,养老中心的老人们服用后效果也不错。无独有偶,我老家内江市东兴区的一个学生,她父亲也患上了新冠,已经是白肺,剧咳不止,上气不接下气,随时都可能窒息死亡!她也是给她父亲服用我的“附子救命汤”,仅仅服用两副药就康复出院。她自己也患有新冠后遗症,动辄心累,咳嗽多日不愈,也服用这个药好了。湖北黄石市的石某某、河南的郑某某都传来捷报。当然更多的病人是我诊所的患者,“染上新冠快去找老中医黄德基!”的口碑,已在攀枝花附近地区广为传播!

山东潍坊的赵女士总共给她父亲吃了10副“附子救命汤”,附子用量高达1.5公斤,挽救了她父亲的性命,仅仅花了1200多元。北京医院位高权重的刘主任,他们一天从患者身上收取的治疗费也不止1200元啊!一个重症病人,最少需要花费几万甚至几十万!如此巨大的经济利益,他们能放弃么?一方面掏空国家医保,一方面吸收老百姓的血汗,真的令人发指!他们宁愿把患者医死,挖尽患者的每一份血汗钱,他们也不愿尝试使用“附子救命汤”,医德何在?良心何在?

当今学院派的中医,派系纵横,山头林立,保守狭隘,唯我独尊,中医被他们“西化”得面目全非,谁敢用附片必然群起而攻之,他们与国际资本,国内资本,官僚药霸、贪官污吏勾结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利益链,形成了牢固的保守势力,中医要振兴真是举步维艰。

2015年,我就发明了治疗心脏病的特效中药方剂:“黄氏强心汤”。习近平主席颁布新中医法以后,我又将汤剂改为粉剂,创造出了黄氏强心粉。它的特点一是安全,二是方便,三是特效。服药前后的检查结果完全颠覆了人们的认知水平。30多副药就可以使扩大的心脏缩小四分之一;20付药就可以治愈房颤、早搏;10多副药就可以使垮塌的二尖瓣复原,还可以治愈肌无力、痉挛性斜颈、不育不孕以及强直性脊柱炎等这些世界性疑难杂症。

21年5月,我带着上千包“黄氏强心粉”参加了全国11届名老中医临床技术高峰论坛。现场征求头晕、胸闷咳喘、心慌心累的患者。他们服药后都当场见效,其独特的疗效征服了全体到会者。21年7月1日,我收到了国家信访局代表习近平主席给我发来的短信息:“信收悉,我局已按规定处理......”,不久国家卫健委基金管理办公室十四五重点课题《医疗卫生资源区域配道策略研究》总课题组给我发函,聘请我为“黄氏强心汤(粉)治疗心脏病的临床研究课题(编号YYVVS4030)”课题负责人。

我欣喜若狂,积极配合他们,历经十个月,到22年4月终于完成了课题研究,获得了课题鉴定书。五位卫健委的专家朱雷、张先坤、李梅、古文初、曹静作出了鉴定:“课题指导思想明确,研究过程和研究方法符合科研常规,课题研究成果显著,达到了预期目标,经总课题组鉴定,同意结题!”工作结束以后,他们还把这些资料报送中国期刊数据库,还得到了收录证书。与他们合作前,我委托人民日报工作的刘某某查阅了他们单位的真实情况。有他们连续几年发布的科研鉴定书及相关信息。证明他们不是“歪货”,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公务员,他们的工作也是执行公务,并没有触犯党纪国法。后来,他们不知动了谁的奶酪,单位被撤销了,人也不知去向。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却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中国医药界的利益集团的势力真的是太强大了,他们打着红旗,披着共产党的外衣,高喊“不忘初心,为人民服务”,背地里却贪污受贿、草菅人命,一切为了金钱、权利,不择手段谋取个人利益。这是共产党丢失了的阵地,哪里还有一点共产党的味道?但是他们不可能一手遮天,我仍是坚持我的临床与科研工作,又开发出了“还少粉”、“还魂丹”及“附子救命汤”等一系列产品。越是困难我越要坚持下去,革命先辈李大钊先生曰:“铁肩担道义”我续下句:“妙手救苍生!”我始终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光明就在前头!

王元孔是一位远在河南濮阳的老板。他和儿子开了几千里路的车来到攀枝花求医。结果他的心脏病彻底好了,身体也精力十足,白发转青,他的朋友们都说他简直变了一个人!罗庭芬是一个重症心脏病患者,扩张性心脏病,二尖瓣、三尖瓣都是重度关闭不全,心功能Ⅲ级,还有充血性心力衰竭,在医院里疗效不佳。吃了我的中药。坚决要求出院,回家治疗坚持三个多月基本康复。春节期间和家人开车来攀枝花,感谢我的救命之恩,根本不像一个重症心脏病人!云南永仁县片马镇人杨兆礼,供销社退休员工,在医院检查出7种病,分别是:1.冠心病,不稳定性心绞痛,心功能二级;2.高血压心脏病;3.高血压三级,极高危症;4.二型糖尿病;5.慢性胃炎;6.十二指肠反流;7.甲减。他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病却越来越严重。从左胸痛到肩膀,又从胸部痛到左半身,一直痛到脚板心,连腰都直不起来,生不如死。双手的指甲都变黑了,自己都绝望了,当地医院重症住院8天未见好转。2019年4月15日慕名到攀枝花黄老中医这儿求医仅仅服了一剂药就全身轻松了,感觉碰到救星了!一个月大见成效,半年就彻底康复了!服中药的第一天就停了所有的西药,至今他什么药都没有吃了,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好。11月3日杨兆礼专程来攀枝花感谢黄老中医的救命之恩,并送来锦旗一面。上书:老中医黄德基用纯中药治好我的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打破了西医魔咒,创造了医学奇迹!中医中药的疗效真实超过了人们的认知水平。“人死了没有对证,活着的人就是铁证!”如果有谁不相信就到云南永仁县片马镇去调查一下,看看是否属实。只要你说是“黄老中医的朋友”他一定会杀鸡宰羊款待你!请问全世界上有哪一种药可以有这种效果?那就是中医中药!

成千上万的患者用他们真实的案例证明中医,不是愚昧的、落后的、封建的糟粕,而是比现代医学更为先进的、超前的未来医学。是中华民族独有的瑰宝。

7月23日中央13频道21:35播出的新闻1+1节目。:“漳州医疗腐败,何以全线失守?”药价的一半用于公关费,20%是真实药费,80%则是公关费。1支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出厂价1元,出售价11.5元,从市一级到县区一级所有医疗部门的官员到医生无一例外都参与了这一贪污腐败行为。漳州的案子仅仅是冰山一角,说明了医疗制度的问题导致的后果是多么的触目惊心。

我虽然发明了世界上最好的治疗心脏病的药物,但是我根本没有能力去冲破国际、国内官僚资本构成的重重壁垒。我的黄氏强心粉的疗效完全可以代替阿司匹林,甚至超越了阿司匹林。40多年来阿司匹林作为神药一直是防治心脑血管病的首选药物。今年8月25日,在欧洲召开的心脏病学会上,对阿司匹林提出了质疑。对尚未出现心血管疾病的人提前服用阿司匹林进行预防,会增加大脑及胃出血的风险。所以它的负作用大于正作用,不建议使用。而患有心血管的病人服用后的效果如何呢?牛津大学针对糖尿病患者进行研究,这是一个心血管病发病的高危群体。经过七年多的研究,他们发现,服用阿司匹林仅仅将严重心血管疾病发生的风险降低了12%,却将大出血的概率提高了29%。哈佛大学的报告指出,他们历经12年,对12546名志愿者进行调查研究,服用阿司匹林使发生心血管疾病、心梗、中风等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仅仅降低了4%。如今阿司匹林走下了神坛,现在新药还没有研究出来,只能凑和着用啦!为什么不用我的黄氏强心粉来代替它呢?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可翼,他发明的“27味祛瘀养心丹”填精髓,祛瘀堵,养气血,调五脏,固本元。也是治疗心脑血管病的良药!和我的“黄氏强心粉”比较起来,后者更是价格低廉,适于老百姓使用。对危重病人的急救更是领先一步,服下去几分钟就能让患者心定神怡,脱离危险。“黄氏强心粉”都是用普通的常见的中药,国家投入少量资金,就可以大量生产。不但可以救治全国的心脑血管病人,更是节约大量资金,创造成千上万亿的财富,更快的帮助国家实现全民免费医疗,真正是利在当下,功在千秋的一件天大的好事情啊!黄氏强心粉可以给心脑血管病人带来福音,让他们的心脏病彻底治愈,让心脏功能恢复年轻态,有的病人还说它能“返老还童”,帮助人类活到100岁并不是梦。但是这样好的药物却严重危害了国际资本和国内利益集团的利益,他们不拼命反对才是怪事!

我现在的目标是守住阵地,拓展成果,争取国家支持,建立世界第一流的中医治疗心脏病的研究治疗康复中心。我孙女今年考博,争取公派留学,如果做不到,我砸锅卖铁也是要把她送去英国,因为英国对心血管疾病的研究是走在世界前列的。让她去学习现代最先进的高科技研究手段,准备回国来继续黄氏强心汤(粉)的研究工作。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我的研究成果,无论现在、将来都永远是国家的、民族的!今年春节我作诗一首表达自己的心声:

玉兔伴月紫气生,伤寒一部救苍生;

附子干姜齐挂帅,神州大地一片春!

8年来,在利益集团的重重刁难、阻挠、压制下,我利用互联网开展了远程诊疗把诊所开到全国各地,服用“黄氏强心汤(粉)”的人越来越多。对于初来的病人,可以先服药后给钱,无效不给钱!对极个别久病、重病的困难户,还采用减费、缓费的办法帮助他们恢复健康。我始终相信,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在,中华民族的文化才能回归,中医才能振兴。

漳州腐败案的侦破是漳州纪委!这说明共产党确实是一个伟大、英明、正确的政党,一定能用铁腕手段“刮骨疗伤”,挖去这一块毒瘤,医疗制度的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医院回归国有,实行公有制”的呼声越来越高,全民免费医疗的一天终会到来,就让我的科研成果冲破旧制度的束缚,早日转化为生产力,但愿这一天早点到来吧!

如何让附片更好的服务人民健康,提出两点建议:

一是废除在附片使用量的控制:被誉为“回阳救逆第一品药”, 治病保命“药中四维”的附片,是中医临床上的一味要药,因为制附片是含有一定的毒性的,但只要合理运用,就可以克服该药物的毒性,发挥其应有的药效,扬长避短。

在医学临床上,用量一般都是在30克到300克之间。因为制附片的使用量与治疗效果是承重性相关,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我们的病是越严重,或者病情越复杂,制附片的用量就会越大。即使制附片是含有一定毒性的,但是因为制附片的毒性与剂量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所以可以高频率和高剂量的使用制附片来治疗疾病。

因为附片有毒,规定最多用量5-15克,这是小儿科的用量,怎么能用来救命?附子有剧毒,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就形成了保守、狭隘、胆小怕事的学院派,他们跟着西医一步一趋逐渐“西化”,成了中医的掘墓人。附片就逐渐淡出了中医的临床实践,用附片的火神派也凤毛麟角、奄奄一息等待救援。所以国家应当出手,废除对附片的限制,解放火神派。我的科研成果中,附片都是君药,用的最多,剂量也最大,所以才能有如此卓越的治疗效果。

二是药物研发问题:开发新药物是一类不断"新陈代谢"的特殊商品,研究,开发新药以更新品种与适应临床用药的需求是促使各国医药事业不断发展的动力。

我发明的黄氏强心粉国家机关的鉴定结果是“课题指导思想明确,研究过程和研究方法符合科研常规,课题研究成果显著,达到了预期目标。”这是以人为对象的中医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独特的研究方法。完全是中医理论、人用经验、临床实践三结合的产物。根本不同于西医的研究方法、途径、结论。没有必要去“削足适履”,这就是中国中医的特色!“黄氏强心粉”完全是原生态中药粉剂,不含任何西药成分,也不含任何添加剂,防腐剂。还可免去熬药的过程,直接冲服,有病治病,无病预防,能够快速进入人体,提高人体免疫功能,甚至还可以代替急救药硝酸甘油,或者速效救心丸使用。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治疗心脏病及很多疑难杂症,高效而又廉价的新中成药。

不需要国家巨大的投入,要的是国家政策的支持,即使国家不出一分钱,只要能进入医保药品目录,只要各个医院用来代替阿司匹林使用,就能为国家创造天文数字般的财富,让心脏病人远离“搭桥”手术,脱离长期服用西药的困境,快速恢复健康!让中国对心脏病治疗走在世界的顶端,为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彻底改变现在日本制药企业独霸全球中药制药市场的现况,为中国的振兴贡献力量!(文/界中西医结合医学研究院自然医学科学院士、中医学博士85岁黄德基 )